首 页 娱乐 社会 汽车 国际 游戏 推广 创业 站长
网站首页 >> 推广 >>当前页

对话地坛医院权威专家:应对冠状病毒,北京有经验

发布时间:2020-10-05 03:31 编辑: 来源:

新京报讯(记者 戴轩)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病例,各地仍在不断新增中。目前,北京确诊10例感染病例,并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联防联控应对机制。现有病例病情如何?对新型病毒的研究是否顺利?密接者如何管理?今日,新京报对话北京地坛医院感染病急诊科主任王凌航,了解疫情最新进展。


新型肺炎并非不能治愈


新京报:北京现在有10例确诊病例,他们的病情怎样?


王凌航:目前9例患者稳定,1例患者危重。


新京报:危重症患者怎样治疗?


王凌航:对危重症我们正在进行支持治疗,监测他的病情演变。


新京报:这次肺炎好应对吗?到底能不能治愈?


王凌航:自2003年SARS疫情后,北京的医护人员积累了大量冠状病毒应对经验,救治技术手段有明显提高,现在虽无特效药,但开发正在进行。新型肺炎不是不能治愈的。


新京报:一些患者并没有出现典型症状,怎么进行自我判断?


王凌航:发热、咳嗽、乏力、倦怠是这次新型肺炎的典型特征。的确在武汉当地病例中,一些患者在社区经历了上述阶段,入院后并没有发热,而是出现呼吸频率快等症状。现在需要更多的数据去完善疾病谱,包括是否存在无症状的感染者。虽然现在已有一些初步的结果,但还需进一步完善。


新京报:这几天网上出现很多对“超级传播者”的担忧,这次会不会出现?


王凌航:SARS期间就有了超级传播者这个概念,很多病例追踪到同一个传染源,这就被称之为超级传播者。这一次是否出现,我们也很关注,但这需要流行病学建立关联后才能确定。结合之前非典、MERS,感觉也有可能存在。但超级传播者并不可怕,当我们做好足够的防控、隔离好传染源,也可能阻断超级传播。


儿童感染风险仍需继续观察


新京报:发热门诊是否能够承载就诊量?


王凌航:北京为了应对这次疫情,开设了89家发热门诊,84家可以24小时接诊,各个区都有。为了避免人员长距离移动的风险,建议大家就近就诊。


新京报:整个就诊流程是怎样的?


王凌航:抵达医院后先去分诊台,如果腋下温度超过37.3℃,去发热门诊进行筛查。常规的检查,包括血常规、甲流乙流筛查、肾功能筛查等。现在对于发热患者,要追问流行病学史,是否去过武汉、或者接触过武汉来的人。可能通过CT等进一步检查肺部影像学特征,如果风险较高,采集呼吸道标本,送到区CDC进行检测。当然,目前疾控系统的检测能力,还无法达到即送即出的程度,希望大家也能保持耐性。如果检测出阳性,结合相应临床特征,就是确诊病例。


新京报:小孩对这次病毒真的不易感吗?是否不用进行防护?


王凌航:流感季流行时,小于5岁的孩子是高发人群。这次肺炎,孩子的感染风险如何,还需要进一步观察,家长还是应该做好孩子的呼吸道防护。


新型病毒研究进度很快


新京报:现在对于新型肺炎的研究进展到怎样的程度了?


王凌航:目前传播途径可说很明确了,通过呼吸道传播,主要是飞沫传播;是否可通过气溶胶传播,还需要实验模式动物进行研究;药物的开发,只要有平台也会很快,现在的开发能力和以前相比,有了质的提高。


新京报:还有哪些未明确的知识?


王凌航:临床研究方面,累计不同人群发病率、病死率,到底哪些是易感人群,哪些群体病情更容易加重;基础研究方面,比如病毒入侵后受体是什么?哪些靶点可以阻断等等。


新京报:一般需要多长时间,才能对新发疾病有比较成熟的认识?


王凌航:很快的。现在不是科学响应慢,而是当地政府下决心可能慢一点,一旦相关工作启动了,临床病例积累起来,就很快。当年对SARS的研究之所以停滞,是因为SARS很快过去了,没有病人能够参与临床研究验证。当然如果这次疫情很快过去,也可能开发药物就会停滞。


■密接者将接受2周医学观察


新京报:北京从1月20日首次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病例,到现在一共通报了3波,都提到对密切接触者开展医学观察。什么样的人算作密切接触者?


王凌航:一般来讲,医学处置包括观察和筛查。医学观察的对象,是有过接触史、有发病可能但目前是健康人的群体。比如说一个家庭,丈夫确诊了新型肺炎,妻子与他同处一室、发生交谈、甚至被咳嗽飞沫沾染,就可能成为密切接触者。


新京报:医学观察具体观察什么?持续多久?


王凌航:从最后一次接触患者开始算,一直观察到疾病潜伏期过去。这次是14天,观察患者是否出现咳嗽、乏力等疾病表现。如果这期间患者一直健康,潜伏期结束,就说明安全。


新京报:怎么确定密接者?


王凌航:要仔细询问患者,去过哪里、做过什么、遇到过什么人,调查他的行为逻辑,然后尽可能全面地确定密接者。如果患者曾打车,那么司机就是密接者;曾去旅馆住宿,前台服务员和保洁人员是密接者;去餐馆吃饭,上菜服务员、对话者是密接者。


新京报:调查数量会不会很庞大?能否兼顾过来?


王凌航:可想而知,调查工作量是很大的,如果疫情一下子涌上来,就可能顾不过来了。北京目前都是输入性病例,数量不多,所以尽量发现一个、控制一个,将传播的可能性降到最低。


新京报:这次新型肺炎被纳入乙类传染病、按照甲类传染病管理。甲乙两类,对密接者的处理程度是否一样?


王凌航:调查程序都是一样。很多乙类传染病的传染力很强,比如麻疹,也是要进行调查的。区别在于甲类的隔离具备强制性,乙类没有强制性。


新京报:强制隔离的对象是患者,还是密接者?


王凌航:看实际操作怎么界定。如果都强制隔离,还要考虑收容能力的问题。


新京报记者 戴轩

编辑 李国君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ydpv.cn/mulu-show-15470602.html
分享到:0

相关阅读

最新发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