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娱乐 社会 汽车 国际 游戏 推广 创业 站长
网站首页 >> 社会 >>当前页

387路公交车乘务员张鹊鸣:我比电子地图更有人情味

发布时间:2020-07-19 00:53 编辑: 来源:


全国劳模、“北京公交活地图”张鹊鸣在387路公交车上报站名。受访者供图


“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怎么走?”


“您去哪个门?”


“南门。”


“去东门西门可以坐公交,南门路面封闭,您坐地铁更方便。”


12月1日,387路公交车上,张鹊鸣站在乘务员专座旁,用有些吞音的京腔,给乘客指路。“多问一句,弄清楚乘客真正的需求”,是他多年总结的经验。


387路人来人往,半天里,被搀扶的5位老人、问路的6位乘客,和受助安放好行李的4位乘客,可能并不知道这个面相憨厚、眼里总是带着笑意的普通乘务员小伙,是大名鼎鼎的“北京公交活地图”——全国劳模张鹊鸣。


“内九外七皇城四,南北中轴六个环”,在张鹊鸣的脑子里,印着一张北京地图。这张地图不仅包括北京800多条公交线路的所有站点,周边主要的医院、学校、景点和商场,甚至精确到公共厕所和ATM机。


“北京活地图,问路您找我”


“活地图”的称号来自一位老人。刚参加工作没两年,张鹊鸣已经对北京几百条公交线路了如指掌。有一次一位老人上车后,问“中医院怎么走”,“一般可能会 认为老人要去美术馆后街北京中医院,就直接指了坐108路,但我当时留了个心眼,多问了一句,到底是去哪个中医院,毕竟东直门、广安门也都有。”


老人含糊说不清楚,只记得医院旁边有个“北京小学”,根据这个线索,张鹊鸣知道了老人要去的是广安门中医院,“您387路坐到复兴门内下,走到辅路上坐 423路,坐到北线阁。”说完了又怕老人记不住,就拿纸笔写了个字条。老人说,从来没人这么详细地给她指过路,“你简直就是活地图啊。”随口一句话,给车 上的老乘客们听了去,“活地图”的称号就这样慢慢传开了。


在成为“活地图”之前,张鹊鸣也有指错路的时候。有一回,乘客要去中国音乐学院,张鹊鸣就给指成了中央音乐学院,他觉得过意不去,从此告诫自己,一定得“多问一句”,还特意去打听了,“中央音乐学院是学西洋乐的,中国音乐学院是学民乐的。”


现在,身边的朋友会管张鹊鸣叫“地图”,或者“图图”。在慧忠路东口的387路总站,一个同事开玩笑地跟他打招呼,叫了声“劳模”,张鹊鸣咧嘴笑笑。“我还是喜欢别人叫我地图,被叫劳模会特不好意思。”


张鹊鸣所在的387路公交车,终点站是北京西站,这里每天迎接着来自五湖四海的客人,很多是第一次到北京的异乡人。张鹊鸣琢磨着,有的乘客腼腆,不敢问 路,“怕乘务员给黑脸”,索性就做了个牌子,上面写着“北京活地图,问路您找我”,这个贴心的举动,让更多乘客放心大胆地来问他。


亲身体验800多条公交线


1981年出生的张鹊鸣,2000年职高毕业后,考进北京公交集团,当了387路的乘务员。学生时代,他并不惹人注意,成绩一般,数学不好,“就背课文还算强项”。


上职高,本来是没考好的张鹊鸣“兜底的选择”,没想到却让他无意间找到了自己真正的兴趣和成就感。职高在石景山,离朝阳区的家很远,张鹊鸣每天早上五点 钟就得起床,坐公交上学,55路转103路转336路,两个半小时。后来,他为了省时间,开始一条一条地试线路,最后发现把103路改成300路至少能省 半小时。


渐渐地,张鹊鸣在琢磨公交线路上找到了乐趣。到了考公交集团的时候,他已经把学生月票包含的两百多条线路摸了个清楚,自信满满,觉得自己肯定能胜任乘务员的工作。


然而,“北京西站出来的,去哪儿的都有”,光是387路能直接转的线路,就有近100条,张鹊鸣的线路知识,很快就不够用了。


过去的公交车上,没有线路图,也没有电子报站,路不熟的乘客只能依靠乘务员指路。总被乘客问住的张鹊鸣,心里不舒服,就产生了把地图装进脑子里的想法。


上班坐公交,下了班,他还去坐公交。背个包,装着笔、本子和干粮,每次出去都有目的,绕环线,或者从中心往一个方向辐射,“去的时候记站名,回来的时候,就下车去走访主要目的地”,哪个医院主治什么科,哪个公园几点关门,他都记着。心里的地图网,就这么织了起来。


他把考察来的线路信息写下来,一百多页A4纸,挂在车上,供人们翻阅。后来一个领导来视察,说,要是能做成像字典一样,根据目的地检索,就更方便查了。 根据这个建议,2003年,《鹊鸣公交速查辞典》出炉了,这本64开的小书,包括了公交、地铁、城铁500多条线路、3000多个站名,一度成为乘务员们 人手一本的“葵花宝典”。


北京的公交网络不断扩张,张鹊鸣也没有停下。截至目前,北京近千条公交线路,他已经亲自体验了800多条。


成为模范后“不忘初心”


张鹊鸣在387路干了18年。从慧忠路东口到北京西站的这条路,他走了不少于15000个往返。


技术在挑战张鹊鸣。18年来公交车上发生了太多变化,无人售票机在取代乘务员算账的本领,电子报站器在取代乘务员报站的功夫,智能手机上的电子地图软件,似乎也在取代“活地图”的用武之地。


张鹊鸣说,“技术来了,我们要做的不是感到威胁,而是拥抱它。”况且,他相信人工指路有手机取代不了的优势,就是“人性化和人情味”。


从西单到南锣鼓巷,怎么走?百度地图给出了五种路线,有的走路少,有的换乘少。


但你如果问张鹊鸣,他会给出这样的回答:如果是腿脚不方便的老人,“就坐635路,地板低,只用迈一步”;如果是旅游观光,“坐运通109转124路, 经过北海大桥时,左侧是北海右侧是中南海,经过景山前街时,左侧是景山右侧是故宫,风景美得很,要是碰上下午日落,景山更漂亮”;如果没有公交卡的话, “那坐地铁比坐公交便宜一块钱”。


2015年,张鹊鸣成为全国劳动模范。2016年,当选首都道德模范。最近几年,他每年接受不少于十家媒体采访,每年做一百多场宣讲。社会事务繁多,回387路上班的时间少了,“有时候一个月只能回来七八天”。


12月1日,凌晨6点,天没亮,张鹊鸣裹着厚重的棉制服,上车开灯,洗抹布,擦拭方向盘、每一个座椅和车窗,检查灭火器的指针是否在安全的绿色区域。


车驶出站,张鹊鸣拿着扩音器,报每一个站名、换乘线路和主要目的地,提醒乘客坐稳扶好,每到一站,打开车窗,伸出手去招呼乘客。帮落座的老人刷了前后门的卡,再恭恭敬敬地交回他们手里……规范的动作表达着他的善意。


“不能忘了初心。”张鹊鸣说。


新京报记者 王露晓 编辑 张太凌 校对 范锦春
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ydpv.cn/mulu-show-15441154.html
分享到:0

相关阅读

最新发布